以色列1000 vs 1 ,以色列政府與國防軍以行動保證「絕不撇下一個」 (轉載2011-10-20 中國時報 )

比例懸殊的「以囚換俘」行動開始了。最讓人詫異的當是「一千換一」,以色列釋放一千零廿七位巴勒斯坦囚犯,只為了換回一個人,被「哈瑪斯」組織綁架了五年的陸軍下士夏利特(Gilad Shalit,圖右二,美聯社)。

 比例懸殊的「以囚換俘」行動開始了。最讓人詫異的當是「一千換一」,以色列釋放一千零廿七位巴勒斯坦囚犯,只為了換回一個人,被「哈瑪斯」組織綁架了五年的陸軍下士夏利特(Gilad Shalit)。

 從人數上看,這個換俘極不成比例。但是民意調查顯示近八成以色列人支持這項行動,稱這天是「勝利日」,最主要的原因是這說明了以色人的價值觀,以色列人認為「我們贏了,我們一個人的價值抵得過對方一千人」。一家以色列的報紙評論說,巴方會不會覺得羞辱,或是嫉妒以色列:「我們這麼多人,只抵得過以色列一個人?」

 即使從比較世俗的觀點-國際宣傳-著眼,也不能不佩服以色列的決定。一千比一,吸引了全世界媒體關注。

 以色列有人反對這項換俘行動。八年前,十七歲的中學生祖爾搭校車回家。中途遭到自殺炸彈襲擊,祖爾和十七位同學不幸喪生。策畫謀殺的兩個恐怖分子後來被捕,判刑入獄。今天,換俘的一千多個名單中,包括這兩人。

 試問,祖爾的家人,還有那十七位同學的家人,以及千百位恐怖攻擊受害者的家人,如何能夠平心靜氣的看著凶手獲釋?這些凶手根深柢固的觀念是殺掉更多以色列人,今天大搖大擺的走出監獄,豈不是縱虎歸山?

 其實以色列都已經盤算過了。這些恐怖分子很多原本就素行不良,橫行鄉里。有的在家鄉已有殺人等暴力犯罪前科。把這樣的人留在監裡,既成為以色列的負擔,也不利於囚情,不如放回巴勒斯坦,讓他們成為巴方當局的頭痛分子。

 另一方面,在專制體制下,「被俘」未必光彩,甚至可能是罪惡,未必能重操舊業。周恩來未曾被捕,只因造反派誣指他坐過牢,他至死都有揮之不去的陰影,據聞進開刀房前猶大呼「我不是叛徒」。民主社會不然,麥肯(John McCain)被俘歸來後成為英雄,還差一點當上美國總統。

 這次能夠達成換俘協議,有幾項原因。其一,以色列的軍人待遇雖欠佳,但地位崇高,總統裴瑞斯說過,「沒有國防軍,就沒有以色列」。所以夏利特的遭遇一直受到社會普遍關注。看似吃虧的「以多換少」,有前例可援,一九八五年,以色列曾釋放一千一百五十名巴人囚犯,換回三名以國士兵。

 其次,夏利特的家人付出很大心力,例如設立了網站;例如夏利特二位手足許下誓言,除非夏利特回來,否則每天睡帳篷。夏利特獲釋後,他的祖父寫了公開信,說總理納坦雅胡親自通報這則喜訊。祖父說,幾年來,他找總理、總統、外國領導人(法國總統薩科奇為此事寫信給「哈瑪斯」組織)、國際組織,用盡一切方法要救孫子;還曾經向納坦雅胡發了火,責其救人不力。

 其三,埃及扮演了重要角色。埃及希望提高在中東的影響力,積極奔走。以色列希望加強與埃及的關係,所以接受了埃及促成的協議。

 夏利特被綁架的五年間,處境很慘。國際紅十字會始終無法探視他。他一共只獲准接了三封信、一片DVD、以及一捲錄音帶,這還是以色列釋放了廿位女性巴勒斯坦囚犯才換來的。

 獲釋後,夏利特搭機飛往泰勒諾夫空軍基地。當艙門打開時,等待他的除了家人,還有納坦雅胡。就像不久前,國軍飛行員在大陸被俘多年後回到台灣時,空軍司令在機場迎接,表達崇高的敬意與熱忱的歡迎。

 夏利特在基地簡單體檢,然後返回故鄉。不像民國七十年代,黨外大將林正杰的父親林坤榮,在中國大陸坐牢廿多年,回到台灣,暫且不能回家,要到單位「待」二星期。也令人想起,美國與北越達成釋俘協議後,被俘美軍回到本土,尼克森總統不到機場迎接,因為「先讓他們回家,日後再舉行儀式」。

 美國國防部有專責單位搜尋戰俘及作戰失蹤人員,每年還有「向戰俘及作戰失蹤人員致敬日」。前幾年,雲南農民在深山裡發現抗戰時的墜毀美機及機員遺骸,美國國防部派了專人偕同機員後人前往迎靈,也把農民接來美國款待。

 以色列人決定獻身報國時,像許多國家的軍人一樣,難免會疑惑「如果我被俘、被綁架,會怎麼樣?」現在他們很清楚,以色列政府與國防軍以行動保證「絕不撇下一個」。 

首頁關於CFICGM事工報告講台訊息時勢新聞以色列代禱信今日以斯帖奉獻支持聯絡我們

CFICGM  以色列基督徒之友全球華人事工  ©2010 | 網址:http://www.cficgm.net | FAX: 886-03-4701995 | E-ail:[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