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時勢消息蘭斯蘭巴德     2011年5月

這是我蘭斯蘭巴德2011年5月的中東時勢消息

我要從路加21章25-28節唸神的話: “日、月、星辰要顯出異兆,地上的邦國也有困苦;因海中波浪的響聲,就慌慌不定。天勢都要震動,人想起那將要臨到世界的事,就都嚇得魂不附體。

那時,他們要看見人子有能力,有大榮耀駕雲降臨。一有這些事,你們就當挺身昂首,因為你們得贖的日子近了。”(路 21: 25-28)

“你們聽見打仗和打仗的風聲,不要驚慌。這些事是必須有的,只是末期還沒有到。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地震、饑荒。這都是災難的起頭。”(可 13: 7-8)

“當時他的聲音震動了地,但如今他應許說:再一次我不單要震動地,還要震動天。這再一次的話,是指明被震動的,就是受造之物都要挪去,使那不被震動的常存。所以我們既得了不能震動的國,就當感恩,照神所喜悅的,用虔誠、敬畏的心事奉神。因為我們的神乃是烈火。”(來 12: 26- 29)

“耶和華作王!他以威嚴為衣穿上;耶和華以能力為衣,以能力束腰,世界就堅定,不得動搖。 你的寶座從太初立定;你從亙古就有。耶和華啊,大水揚起,大水發聲,波浪澎湃。耶和華在高處大有能力,勝過諸水的響聲,洋海的大浪。耶和華啊,你的法度最的確;你的殿永稱為聖,是合宜的。(詩 93: 1-5)

“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所以,地雖改變,山雖搖動到海心,其中的水雖匉訇翻騰,山雖因海漲而戰抖,我們也不害怕。有一道河,這河的分唞使神的城歡喜;這城就是至高者居住的聖所。神在其中,城必不動搖;到天一亮,神必幫助這城。外邦喧嚷,列國動搖;神發聲,地便鎔化。萬軍之耶和華與我們同在;雅各的神是我們的避難所!你們來看耶和華的作為,看他使地怎樣荒涼。他止息刀兵,直到地極;他折弓、斷槍,把戰車焚燒在火中。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我必在外邦中被尊崇,在遍地上也被尊崇。萬軍之耶和華與我們同在;雅各的神是我們的避難所!”(詩 46: 1-12)

我們生活在一個非常麻煩的世界:日本發生了有記錄以來最強的大地震,地震後接著海嘯,放射性物質的擴散;而美國有680個龍捲風,通常每1200年,會有一個地方是更嚴重的,而塔斯卡盧薩嚴重地被夷為平地,奧巴馬總統表示:這是美國歷年來最嚴重的龍捲風,也是他見過最嚴重的一次。整個中東地區在戰火中:從黎巴嫩到突尼斯、阿爾及利亞和摩洛哥、利比亞、埃及、葉門、馬斯喀特和阿曼、巴林、約旦和敘利亞,超過1000名死者,其實全部數算起來已有上千人死亡; 歐撒瑪賓拉登最後被暗殺,這暗殺將造成很多麻煩。

耶穌在馬可福音13章說的話非常有趣。這裡提到到陣痛的開始,在希臘語中是“陣痛”,開始陣痛。因此,它不只消極的。一些翻譯稱之為“痛苦的開始”。但“分娩的陣痛”是積極的。它講的是王國的誕生,這些東西無論是在路加福音、馬可福音,當然也在馬太福音都提到祂再來之前這些事都要發生。他說當這些事情開始漸漸的成就,就要抬起你的頭,往上看,因為你的救贖就要來到。這事實很簡單:他是完全掌權。這就是為什麼我讀詩篇93篇,在所有的風暴和颱風中,風將海浪掀起憤怒。這是說耶和華是大能的,彌賽亞掌權。

希伯來書的作者將這些精彩的詞句寫出,我們正在這一切震動的當中,我們要迎接一個不能震動的王國。為什麼其他一切都在動搖,而它不動搖呢?因為國王是不動搖的。那些相信國王的,必得到永恆的救恩,他們也如同彌賽亞一樣不會動搖。

在這一切複雜多變的世代當中,主將我們在美國德州的親愛弟兄大衛威爾克森David Wilkerson從一場可怕的車禍中帶去。主立刻把他帶到祂的面前,這最後警告美國的人去世了。不管他說的事情是否會發生,或是還有觀察的餘地,但他是一個忠實的神僕,為了要警告美國審判即將臨到地球,提出許多批評和一些對立的說法。

依目前時勢消息,我們將提到暗殺賓拉登和其後果:中東的喧嘩,阿拉伯國家被煽動是什麼意思?在國際情勢下以色列的後續發展是什麼意思?她的水源狀況、哈馬斯和法塔赫的和解意味著什麼?伊朗和土耳其這兩個非阿拉伯的穆斯林國家的情況,戈德斯通報告和他撤回其報告的後果。最後,聯合國首次干預一個主權國家是什麼意思?

首先,賓拉登暗殺事件及其後果:他是被美國特警隊所暗殺。他住在巴基斯坦西北部的高牆豪宅,離巴基斯坦首都西北伊斯蘭堡只有幾公里的地方。難道巴基斯坦政府,特別是安全部門不知道賓拉登實際住在陸軍訓練營旁邊的這座豪宅嗎?這似乎非同尋常。現在,巴基斯坦因此而被煽動。不僅中東地區,整個巴基斯坦也在動亂中,巴基斯坦的領導人都非常害怕賓拉登被暗殺後所造成的後果。他們知道與美國共謀威脅塔利班殺死那些領導人….等諸如此類,人們認為是自找麻煩 ...非常有趣的,我看到溫和的穆斯林領導人在穆斯林國家,幾乎沒有例外,相信麻煩將由於賓拉登遭暗殺而被引發。暗殺這名造成美國,英國,西班牙和其他地方慘重死亡事件的男子,是否是正義,但終於懲治這些事件的主謀者了。

但是事件的事實是,它幾乎就像一個人胡亂攻擊蜂窩而引來整個蜂巢的攻擊。這個人就是在古蘭經中預言要開始最後大戰爭的人----最後一個大戰爭包括以色列的毀壞、消滅猶太人民和征服美國和西方國家。根據賓拉登和他的副手扎瓦赫里,2011年9月11日是那場戰爭的開始。藉由資助及簡單的生產,蓋達組織的成功取決於大量的穆斯林湧入西方國家和其他地方。他被暗殺後,正如我剛才所說,將具有非常現實的後果。他的死亡,在激進派和基要主義的穆斯林眼中被視為烈士,將導致數以百萬的年輕穆斯林男女加入,反激勵他們為伊斯蘭教的聖戰燃燒自己。

納粹主義帶來給我們許多的煩惱,它在這個世界是一種屬靈的力量,而不是政治的力量。基本上與實質上,納粹主義是一種靈界的力量,激進的伊斯蘭教份子也是。它不是一個政治力量,而是一種靈界的另一種力量。以前我曾說過,多年以前,在奧地利林茨的一個公司。聚集的人中有艾希曼的父親和母親、弟弟和妹妹和他們的家庭,阿道夫希特勒的司機GodfritzSchneimann,與希特勒的火車司機。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大會。我常常與他們有美好的時間。我記得我與小阿道夫艾希曼的主日學老師HerrKunuple談話。他告訴我,他是一個好孩子,他成長得這麼好,所以一切都顯得那麼好,突然,他說,在他十幾歲時,他完全改變了,他成了一個不同的人。這幾乎就像他經歷性格與人格的改變。他不明白,直到他發現,他加入希特勒青年團的那一天。我毫不懷疑,阿道夫艾希曼被邪靈附身,從加入的那一刻,就有屬靈氣的東西進入他的裡面,其結果是對猶太人的仇恨,也從此一切與我們都有關連了。我認為伊斯蘭教激進份子也是一樣。我認為有惡魔勢力的工作:準備自殺、完全忘記自己,被另一種力量激動著----在我看來,這就是引發激進派伊斯蘭教的根源所在。

其次,我想談談中東。這是有目共睹的,如果你有電視,如果你聽收音機,那就是阿拉伯國家在被煽動。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從來沒有在阿拉伯社會中如此地流行的革命。這一切都由黎巴嫩的政府哈里里開始----哈里裡的兒子拉菲在敘利亞被暗殺,是伊朗所指使的。他帶領政權,為了國家的統一得到真主黨的成員。所有的人突然全體一致辭職,導致政權的瓦解,其結果是,同情真主黨的這個人成為黎巴嫩的領導者。這影響,在黎巴嫩雖不同,但同樣嚴重,我一在地強調,這似乎蔓延到最溫和的突尼西亞,第一次阿拉伯國家突尼西亞與一個龐大的中產階級突然變得完全受到蔓延。人們似乎不擔心他們會被殺害、在街頭被槍殺,他們不擔心,他們以龐大的人數集結,直到最後,突尼西亞幾十年的總統本阿里逃往沙烏地阿拉伯。

這蔓延到阿爾及利亞,我們很少聽到有關它的事,因為突尼西亞的事情太富有戲劇性,似乎壓倒了其他的新聞。阿爾及利亞和摩洛哥都經歷了巨大的動盪,許多民眾的抗議遊行。然後蔓延到埃及,在那裡,當然整個世界變得注目在埃及的革命。穆巴拉克曾掌權四十年。他曾觀看且保護了與以色列的和平條約。不管我們對穆巴拉克感到甚麼,他其實與突尼西亞的本阿里一樣,是個維護和平的人。

接著,它又蔓延到利比亞,當然世界的眼目又集中在利比亞的革命和叛軍之間的戰鬥並卡扎菲和他的軍隊。然後它轉移到葉門,穩定葉門四十年的葉門總統,在葉門攻擊蓋達基地組織的勢力----它們實際是在葉門,別無其他地方。在葉門有大規模的示威遊行,然後它蔓延到所有的地方,在阿曼的馬斯喀特,這原來是個非常寧靜的地方,他們實際上允許基督徒工作。它實在令人驚奇。然後到巴林,在那裡他們似乎有更多的改革意識。然後,它蔓延到約旦,最後到敘利亞,它有如突尼西亞和埃及和利比亞那樣壞。令人難以置信的是看到了這一切。這一切意味著什麼?最終的結果肯定是一個新的中東。如果是真正的民主,有誠實當選國會的議員和獨立的司法和真正的自由,這將是令人歡呼的事。如果是這樣,這將是一件好事。

 

我認為從所有一切動亂獲益的,是圍繞以色列的所有國家,就像一個圓環真正的收益將是好戰的基本伊斯蘭主義,而穆斯林兄弟會才是真正的勝利者。他們在埃及是最大的組織。他們被禁止,在每一個阿拉伯國家被禁止。在突尼西亞、利比亞、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埃及、葉門
被禁止,在石油酋長國他們被禁止,在約旦和敘利亞、伊拉克也被禁止。為什麼這些國家的政府禁止穆斯林兄弟會呢?因為他們說話的方式聽起來很愉快,很民主,很自由等,但我認為各個國家的領導人很清楚穆斯林兄弟會的宗旨。他們假藉民主摧毀民主。這位穆斯林兄弟的領導,我聽過他,我聽到他自稱所謂“伊斯蘭民主”。“這意味著基督徒和猶太人都是二等公民。它意味著沒有真正的民主。

這與希特勒所做的完全是一樣的,如果我沒有記錯,他在1933年被選上後,即以用民主破壞民主。

我想談談這一切煽動以色列的。所有這一切對以色列意味著甚麼?毫無疑問,以色列面臨一個新的局面。她被那些相信以色列必須被完全消滅的阿拉伯穆斯林國家所包圍。如果真主對世界的目的要落實,如果古蘭經戰略要完成,埃及已經公開討論撕毀與以色列的和平條約。它重新開放要通往加沙地帶,這對我們而言是非常嚴重的事,這是與哈馬斯聯盟的方式。哈馬斯名稱原由巴勒斯坦穆斯林兄弟會。他們之所以自稱哈馬斯,乃是因為穆斯林兄弟會在埃及在加沙在所有的阿拉伯國家被禁止,所以他們認為哈馬斯意味著這樣的憤怒或起義。

有人要求在埃及興起第三次起義,在開羅的以色列大使館和在亞歷山德里亞以色列領事館舉行兇暴的示威。以色列現在必須產生一個新的戰略來處理這種百姓和軍事的情況。現在是一個最需要禱告的危急景況。要為參謀長,軍事和民用情報首領,所有高級軍官禱告,求主使他們知道如何處理這一連串的危機。一次又一次,以色列因這些領導人的遠見被保存下來,相信這是主促使他們有新的戰略,在患難中拯救了許多的生命。

我們應該提到所謂“堅強的防護罩“,當然它能將哈馬斯及其支持者所發射的導彈彈回去,但它是否會真正地和成功的防衛還需待觀察,但目前它看起來好像已經成功了。軍事和來自其他國家的軍隊對所謂的堅強般防護罩感到非常,非常的興趣。這是一種戰略,我們需要禱告,以色列在未來有這堅強般的防護罩鐵球。

我也認為,當我說到以色列時就需談到她現在水資源的狀況。今年1月開始,我們被告知非常可怕的情況。沒有降下春雨,我們被告知不能期望平順的度過2011年。事實上,主已經賜下許多的雨水,而加利利海的水位低於其正常的標誌約一米(大約一個星期前,我親眼看見證實了)但事實上,我們被告知仍有缺水的情況,我認為這是因為水資源局怕大家用水不明智,如果人們知道不那麼糟糕的話。但事實仍然存在,一月底在為以色列禱告的祈禱大會的最後一周與二月初,我們每天都為水的情況禱告,當時的情況是非常可怕的。現在,我不是說我們是唯一的祈禱者,還有許多其他的人也在祈禱。感謝上帝,令人驚奇的,從加利利回來的最後一週末,在耶路撒冷我們有四個暴風一個接一個的,現在,氣象局又預測本週末又有風暴。這正是我們需要的,不但在耶路撒冷,就是在加利利。祈禱這些暴風能將水位帶到正常位置而且不造成破壞,使今年能平衡一些問題。

我們也需要為以色列政府祈禱,求主幫助他們不會作出讓步或妥協。許多緊張的情勢和壓力施加在內塔尼亞胡身上,並呼籲政府釋出一些讓步給馬哈茂德阿巴斯。馬哈茂德阿巴斯----現在我所要說的話可能會震撼一些人,他不是一個溫和派的人,他是在草叢中的蛇。他曾計劃在奧運屠殺以色列的運動員。他站在建築師的舞台上逐步地要毀滅以色列,這是巴解組織在1974年官方的政策,我想是的。但事實仍然是,大家都說他是一個溫和主義的人,事實上,他看上去的確不同,我的意思是每次我總是為阿拉法特感謝上帝,因為每次他出現在電視上,成千上萬的人就成為以色列的支持者。現在阿巴斯似乎是一個慈祥的老紳士,足以令人們說他是極好的和平愛好者等等,其實他不是那種人。他現在是乘著在西方與世界的親巴勒斯坦的浪潮上。

他計劃在聯合國9月單方面聲明巴勒斯坦國的獨立並令以色列回到1967年的邊界。他說,有130到180個國家已承認巴勒斯坦為一個主權國家。這是超過半數的聯合國會員國。如果阿巴斯9月將以此向聯合國大會提出,他一定會得到多數的贊同。此外,這實在是我們這些為以色列代禱非常憂心的,就是他帶來一個所謂的哈馬斯和法塔赫之間的和解。我想你們都知道,巴勒斯坦社會已看出兩個由哈馬斯幾年前的選舉漏洞。從此出現了苦毒,我是說,在某些情況下他們彼此用一些最可怕的方式殺害。令人難以置信的事實是,哈馬斯要求法塔赫取消承認以色列與其他的要求。哈馬斯的憲法明確的是要消滅以色列國的。

寫到這裡----誰願意看到哈馬斯的憲法----往上看,我是電腦文盲,但你們很多人都不是電腦文盲,所以你們可以進入google搜尋哈馬斯的憲法----當哈馬斯方面強烈的相信要毀滅以色列,拒絕承認以色列作為一個猶太國家時,在國際間以色列要如何與法塔赫和哈馬斯取得和解? 儘管如此,沙烏地阿拉伯完全是一個穆斯林國家,許多其他國家也相同。這是難以置信的。無論如何,我希望你能為這個問題極力祈禱。昨天,在美國的政策背景下殺戮和鎮壓穆斯林,哈馬斯總理哈尼亞譴責暗殺賓拉登的行為,他以身為一個回教武裝分子,為一個偉大的烈士和偉大的穆斯林歡呼。

最後我要說一些關於伊朗的事。伊朗當然不是一個阿拉伯穆斯林國家,卻受許多阿拉伯國家影響而受到煽動和革命。雖然她並沒有經過精心的策劃,但她的背後有一個真正的“主導者”在其中。埃及已轉向與伊朗重建關係。問題是歐美和民主國家之間一直選擇獨裁、專制的領導人保持穩定,即使是種的手段來,他們也做到了,非常可疑的是在阿拉伯國家真正的走向民主國家的湧流。穆巴拉克,本阿里,阿薩德,所有的人帶給他們的國家穩定。在支持他們,同時抑制了穆斯林兄弟會和基地組織,以及其他基本人權。

伊朗是另一個最好的例子。以哈梅內伊為總統,內賈德為總理的霸權國家。目前在伊朗只有伊斯蘭和可蘭經是沒有自由的國家。在巨大動盪衝突的革命政權蔓延之下,在所有已發生在世界當中,日本的地震,可怕的事情似乎也隨之而來,基督教會受逼迫事件與日本地震的慘狀相較之下黯然失色,然後所有受到煽動的阿拉伯世界環繞著以色列,伊朗更直接地,暗中地執行她的核武計劃。這種斷然暗中的行為,無論國際間最終制裁與否,無疑已達到它的目的了。

現在新的Stuxnet 病毒能減慢它的完成的時間,但它會在年底實現。聯合國和世界基本上是不被滲透的。在這些日子裡,伊朗將測試他的原子彈,整個世界將在一個新的局面甦醒。將不只是以色列或中東,而是整個世界。伊朗與核子裝置就像希特勒,如果他達到這個目的,將有 A-炸彈或H -炸彈在他的手中。賓拉登的靈將困擾著世界,伊朗將報復。這個非同尋常的情況將成為整個世界的極大差錯。他們除了沉迷於大量猛烈氣氛和空談之外不能阻止它。伊朗得到炸彈的後果將是非常可怕,不僅對以色列,甚至對美國、英國、歐盟和俄羅斯。

現在我想談談另一個非阿拉伯但卻是穆斯林國家---就是土耳其。土耳其是一個非阿拉伯穆斯林國家的。直到目前他仍是一個光榮的民主國家,是整個阿拉伯世界學習的模範。在土耳其有一個巨大的伊斯蘭復興運動正在發生。正是這種復興使埃爾多安上台。他現在是總理,也是溫和的穆斯林領袖。除了這些事實,土耳其和伊朗都簽了聯盟,在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的贊助之下,這其實對我們應該是一個嚴重的警告。這關係到敘利亞是北約成員國,也希望進入歐洲聯盟。

土耳其的人權記錄是可怕的。對於少數民族的庫爾德人和基督徒是有偏見的---- 1911年和1917年之間的紀錄亞美尼亞種的族滅絕和謀殺敘利亞的基督徒,於1926年驅逐上百萬的希臘人----如果這是所有阿拉伯國家的例子,它只能使我們使更加嚴重關切的。以上這些,我們有記錄
說明土耳其對新聞自由的態度更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缺乏。根據人權協會,土耳其在處理新聞的自由排名為世界最嚴重的政權。目前,許多新聞記者和新聞界人士被逮捕,未經審判就被關在監獄,其中也有一些為數不少的高階軍官。陸軍一直都是管理者,監護傳統土耳其的世俗憲法。如果我們將所有這些放在一起,這實在不是一個快樂的印象。這令人深切關注中東特別是以色列,需要熱切的為他禱告和代求。土耳其的變化和以前的伊朗,從曾經是以色列的親密朋友和夥伴,演變成一個堅決的對手,對認真學習 神預言的你、我都是具有意義的。

我想談談戈德斯通報告。我想你們都記得所有的研究報告----戈德斯通-南非法官的報告,成為巨大反以色列報告和態度的基礎。這是一個讓很多國家認為以色列在加沙的做法是非法和不公正的最大的原因。戈德斯通,正如已前說過,南非法官的調查和報告也影響南非很大。媒體花很多時間引述在加沙的戰爭報告,並提出其反以色列判斷的根據。現在,戈德斯通已收回一部份報告說如果他早知道他所知道,現在他就不會寫什麼。但是傷害已經造成。世界仍然相信他原來的報告為所謂的“真理”。“他們花了數週的時間在該報告、媒體上,但對於他所取消的論調只有幾分鐘而已。

以色列的反應是可以理解的:需要拒絕這樣的報告,但是,這當然不會發生。對於南非法官戈德斯通的報告的撤回,已造成以色列巨大的名譽和名稱的損失-----甚至有相當數量的資訊並沒有修正任何錯誤得資訊來建立他們的網頁。

最後,在我說出結論之前,我想說一些關於聯合國的事。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進行干涉另一個主權國家----利比亞。正如我曾經說過的,聯合國第一次干涉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內戰。一個包括俄羅斯、中國、德國和印度與六名棄權成員所組成的安理會議在決議有關利比亞和卡扎菲上校的統治,全體一致通過。這使美國或北約的軍事行動合法化。雖然之後美國撤回,北約也佔了上風。土耳其與德國拖了再拖,從此軍事行動的成為半推半就。

法國和英國當時曾帶頭要求將一些人以軍事行動處理。到目前為止,它已導致虛擬的僵局,叛軍的一方和卡扎菲軍隊為另一方。這一切----請仔細聽-----對以色列有巨大的意義和嚴重性。如果決議是安理會對以色列的攻擊,將必採取某種形式的軍事行動。該決議將不會被否決,這可能會導致對抗耶路撒冷的國家來臨,如同他們攻打利比亞一樣。根據這一個真實的結果指出,阿拉伯聯盟在穆薩的帶領之下----一個以色列的評論家和對手---實際上在安全理事會桌上提出一項決議,尋求禁止在迦薩上空飛行的約束力。但它被否決了。因此,利比亞已經成為一個先例。

這一切的重點是今後的幾年將發生甚麼事?如果是這樣,撒迦利亞的預言將正確地實現。三次撒迦利亞預言所有國家將會來攻打耶路撒冷。撒迦利亞12:3,9;撒迦利亞14:2。我們現在處在這個時代的開端嗎?主說:“我將設法摧毀所有來攻擊耶路撒冷的國家”。這預示一個巨大的審判將臨到那些採取反對以色列的國家。因此,將不只是以色列的憂患和許多的衝突,也包括這些國家的毀滅,所有參與者的死亡,痛苦和傷害,以及經濟的崩潰。

此外,如果以色列軍隊被敵人包圍,似乎將失去一切,以色列將毫不猶豫地使用她的核子武器,如同在馬薩達自殺一樣,當羅馬人終於要得到它時,我記得戈爾達梅厄,當尼克森拒絕幫助以色列在1973年的戰爭時,戈爾達只說了一句話:“那麼,我們將不得不使用我們的核子武器。”這使尼克森立即改變態度,他在那場戰爭提供了空中的武器。

這將是以西結書38和39章的一個情景。這將是一個巨大的安慰聽到撒迦利亞預言,在這個時代當中,當列國要來攻擊耶路撒冷,“我必將那施恩叫人懇求的靈,澆灌大衛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他們必仰望我,就是他們所扎的;必為我悲哀,如喪獨生子,又為我愁苦,如喪長子。”(亞 12: 10)我們應該非常認真地對待主的話:“當這些事情漸漸的成就,你們就當挺身昂首,因為你們得贖的日子近了。”(路 21: 29)這是即將到來王國誕生的開始。有些事我們不得不忍受,有些事我們必要在裡面,我們要忠實,記得詩篇作者的話。不要緊,如果山被扔在海中,所有的東西似乎都改變和成為碎片,有一條河,將使神的城歡喜。就我們而言,詩篇第93篇說主掌權。在大海的巨浪,匉訇巨浪的咆哮以上,至高的主是有力的。

親愛的神的兒女們,使用這個資源作為禱告的材料,為這個國家,不僅為這個國家,也對那些忠實於剩餘的猶太人禱告,神會在這一切審判中保護他們,使他們成為忠實的證人,從火中抽出來的一根柴。

點擊後開始播放
中東時事分析序言_2011年5月
點擊後開始播放
對以色列的詭計
點擊後開始播放
被煽動的阿拉伯國家
點擊後開始播放
刺殺賓拉登
點擊後開始播放
聯合國干預一個主權國家
點擊後開始播放
土耳其
點擊後開始播放
結論_2011年5月
點擊後開始播放
Goldstone報告
點擊後開始播放
伊朗

儆醒 禱告--中東危機、耶路撒冷危機
中東時勢 2011年1月

這是蘭斯.蘭伯特在說話,這是我2011年1月的中東時勢更新。我有一個特別的消息是關於中東新的變化。幾十年來我一直竭力在為「耶路撒冷的基督徒以色列之友」提供最新中東時勢的訊息。其中了有許多技術和邏輯上的挑戰,但我們一直致力為您帶來及時的更新和最佳、最快的方式。隨著技術的進步,我們從錄音帶到CD並到CDS,直至現在,我們正在推動最新形式的技術變化,從2011年5月份開始我們會為您帶來所有的更新並可下載的形式,你可以在「CFI耶路撒冷」和我自己的「蘭伯特事工部」網站下載。網站地址是:www.cfijerusalem.org和 www.cficgm.net 和www.lancelambert.org

請注意,從現在開始到5月不會有任何更新可供下載。但到5月,一切都將要發生。有些人,要迎合這樣的變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這時在是一個斬新且是重要的技術,能夠解決所有的郵政服務和複製所需的時間和人力,因此我們現在就為您帶來中東時勢更新的記錄。由於中東事件發生的變化如此迅速,我們大家都覺得這是一個重要的變化,將有利於我們每一個禱告網絡夥伴的需求。如果您尚未進入我們的禱告網絡,或是如我一樣不擅長電腦技巧,更不能從網上下載信息,容我建議您找為擅長電腦網路的親戚、教會朋友或兒孫們,請他們協助您更新我們在今年5月即將開始新的下載方式。

西元2011年已隨著一聲巨響聲開始了。如果我們目睹了這新的一年的第一天發生了什麼事的話,那麼餘下的年日將會是非常令人擔憂、困擾和衝突的。我想到主耶穌在路加21章25-28節所說的話: 「日、月、星辰要顯出異兆,地上的邦國也有困苦;因海中波浪的響聲,就慌慌不定。天勢都要震動,人想起那將要臨到世界的事,就都嚇得魂不附體。那時,他們要看見人子有能力,有大榮耀駕雲降臨。一有這些事,你們就當挺身昂首,因為你們得贖的日子近了。」

“在我看來,洪水、火山爆發和地震都是我們目睹過,最後這幾個星期,又大又寬又不尋常的洪水引進了這新的一年,帶來希伯來書12章所預測的震動,從25節開始:“你們總要謹慎,不可棄絕那向你們說話的。因為,那些棄絕在地上警戒的他們尚且不能逃罪,何況我們違背那從天上警戒我們的呢﹖當時他的聲音震動了地,但如今他應許說:再一次我不單要震動地,還要震動天。這再一次的話,是指明被震動的,就是受造之物都要挪去,使那不被震動的常存。所以我們既得了不能震動的國,就當感恩,照神所喜悅的,用虔誠、敬畏的心事奉神。因為我們的神乃是烈火。」(來12:25-29)

在我看來,我們所見證的是一個非常大震動的開始。當然,遠早於-一世紀,震動就開始了。但現在它已經達到一個點,似乎是更廣泛,並且壓縮、影響世界上的一切。這是美好的,希伯來書的作者如此說:「所以我們既得了不能震動的國,就當感恩。」無論是在主裡,或是地球上的物質,在我看來關鍵是我們的財寶在那裡!

審判、磨難、地獄和彌賽亞這痛苦的關連對有些信徒是很難理解的。他們認為審判是屬於舊約,而新約純粹是恩典,在這裡沒有審判。他們認為:不管怎樣,沉默也許是最好的表達方式。甚至說到審判、地獄或與基督同受苦難,這些都是寫在新約聖經裡。對我來說,舊約與新約有同樣的許多恩典和愛在裡面,新約裡的審判也和舊約一樣多。讀啟示錄的人就可以認識到末後日子的情景都與審判有關,我不知道我們是否正開始在目睹末後日子。

非常可惜,新基督教界中你可能永遠不會聽到“地獄”、“審判”或“苦難”的字句,儘管彌賽亞基督談到地獄,也談到審判,實際上,約翰福音第16章:「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約16:33) 研究神的話或宣講神話語的人,卻從來不提到地獄或審判,這對我來說是非常特別。我不認為我們應該花很多時間談論地獄或審判,但如果我們傳講整個神的計劃,我們不但傳講救恩和恩典、憐憫和祂永遠的愛,我們也應該傳講審判和苦難。

在這次中東情勢的更新,我們將涵蓋目前這世界正在發生的動亂,正如我剛才所說,被搖動的根基包括經濟、金融以及氣候,在這次的更新,將集中在以色列上。但在世界,我當然會提到洪水、火災、地震和火山以及已經動搖了整個歐洲和美國北部和中國北部、俄羅斯的低溫凍結。我發覺這非常不尋常。我也會談論到和平的進展是否結束?是否完成? 對以色列未來短期的影響是什麼?我也會講到以色列最後的未來,我會提及黎巴嫩的局勢和它對我們的影響以及可能面臨的後果; 突尼西亞的危機它所引發的第一個可能的後果,就是在阿拉伯國家中所引發接連的起義。這是否對中東說出一些非常重要的事?如果我們有時間的話,我也會談論伊斯蘭教激進分子對基督徒的戰爭,以及內政部和首席拉比對彌賽亞信徒和基督教組織越來越大的壓力。

這個世界似乎是在震動中。至少在澳洲是如此,事實上這是在世界上有史以來所發生最大的洪水, 這就是為什麼BBC和其他媒體組織描述它為一個相當有份量的聖經洪水。

這洪水所涵蓋的面積相當於德國和法國加起來那樣的大,帶來了很多的苦惱和悲傷、以及死亡,另一個令人震驚的打擊是澳洲的經濟以及世界的經濟。……它並沒有結束!現在它不僅移到昆士蘭州的首府布里斯班,甚至,它已經越過了一個州到新南威爾斯,及維多利亞去了,在維多利亞的洪水災情幾乎與昆士蘭州相同,不但廣泛,也很兇猛。斯里蘭卡的洪水沖走了幾乎整個斯里蘭卡的水稻田農作物。幾十萬人民流離失所、家園被毀;關於菲律賓的水災,由於澳大利亞洪水的嚴重性,媒體在斯里蘭卡和菲律賓等東南亞地區的洪水報導中只略微一提而已。其他令人難以置信巴西的洪水,目前記錄已有超過600人死亡,相信這數字會因為發現泥中的屍體後更加攀升,僅此一點就不尋常了,人們將它歸咎於氣候變化?但我非常關注它,與它相關的還有印尼的火山,地震都發生在印度尼西亞,最特別的是在英國兩次地震。通常情況下,她從來沒有地震,但這兩次地震發生在英國的坎布里亞郡和約克郡,這震動度是3.0多一點,沒有真正的傷害,但足以喚醒人們:發生了什麼事?

此外,我們有一些特別的報告,可能是湊巧,也可能是在不同的地方因測試武器而導致發生。天空有鳥掉下來,在一個地區的有5000隻黑鳥,在義大利有斑鳩,在瑞典有寒鴉掉下來。這只是這些情況的一小部分但足夠令專家困惑。我們有魚死亡,最特別的是100噸的魚發現死在巴西的海灘上。死亡的魚也發現在其他地方,如阿肯色州等地,即使在英國,有大量的魔鬼蟹死在肯特的海岸上。這可能只是一個湊巧,因為他們正在測試武器,有些人認為有毒物質被倒入海灣試圖驅散石油的洩漏,綜觀這一切實在非比尋常,特別是當我們在閱讀啟示錄時,它告訴我們,三分之一的魚在海中會死亡,三分之一的鳥在天上會死去,三分之一的樹木在地球上會死亡。對於那些相信舊約才有審判的人,他們會有一點點的震驚,因為啟示錄是最後一本書,它總結聖經。

這些至少給我們一些警覺,世界在煽動。當我們想到在愛爾蘭、葡萄牙、希臘、西班牙和義大利的經濟狀況,也許,到了最後,最嚴重的是:英國。若果真如此,這個世界的經濟在被搖動,有趣的,是誰在做?是主,或者僅僅是湊巧?再來,我們有財務的問題,人們已不再像以前一樣信任他們的銀行,甚至做各種措施來減少與銀行的接觸等,但我指的是長期和短期的問題,簡單地說:財政將出現狀況。如果我們把這些東西都放在一起,我們真的會有一個相當驚人的圖片,再一次思想主耶穌的話:「人想起那將要臨到世界的事,就都嚇得魂不附體。」祂告訴我們:「一有這些事,你們就當挺身昂首,因為你們得贖的日子近了。」(路 21: 28)

以色列也發生在以色列近代歷史中最嚴重的火災,火開始在迦蜜山燃起,毀壞了大面積的森林,有43人死亡,其中包括海法的副警務處長。這些人是軍官學校學生、警察、安全人員,實際上他們是要到迦密山中心部的監獄去釋放巴勒斯坦人和其他囚犯的途中發生了這場悲劇。人們的反應太使人心酸了,紀念會上內塔尼亞胡總理講話,以利伊沙伊在場,一些死者親屬拒絕讓任何東西搬出去,直到內政部長(伊沙伊)被請出大廳。他親切地走了出去,但事實上他心中充滿怨恨,因為埃克斯坦拉比所帶領的基督徒和猶太人團契提供了5至8輛的消防車,結果最後黎巴嫩戰爭導彈在各處的森林點了火。伊沙伊拒絕接受他們是因為有基督教涉及了金錢。當它被公開時,引起了許多的心痛、憤怒和怨恨。

不僅是火災,以色列也經歷了暴風,氣旋風暴持續了幾天,在同樣地方旋轉又旋轉,是以色列現代歷史中最壞的氣旋風暴。所以以色列有最糟糕的火災與最糟糕的氣旋風暴。這是怎麼一回事呢?除此之外,我們被告知,我們有一個非常嚴重的飲水問題,目前我們有的雨量,不能克服這一個問題。我們正處在一個已經持續5年的乾旱,這不僅是以色列而是整個中東地區。當你禱告,請禱告奇蹟出現,求主降大量的雨水,甚至更多的雪在何蒙山和戈蘭高地。否則,今年夏天以色列將面臨一個非常現實的缺水問題。主不是對我們說:這個新年會有問題嗎?我認為它至少是一個嚴重的警告,火災、風暴、旱災。

關乎以色列我能說什麼呢?所謂的“和平進展”結束了嗎?內塔尼亞胡最近宣布,我們現在有從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的三個“不“。正如1967年阿拉伯聯盟在喀土穆的偉大會議,他們闡述了三個“不“,忠實地持守這三個“不”很多年,直到沙達特用他的生命打破了它,來到耶路撒冷簽署埃及和以色列之間的條約。根據總理這三個“不”,很簡單:“沒有任何承認以色列為一個猶太國家”,其次“不禁止700萬難民(巴勒斯坦估計)返回以色列,而不是新的巴勒斯坦國”,第三“沒有任何以色列安全部隊在巴勒斯坦國的邊界”。的確,阿巴斯竟然說:不會再有一個以色列人,被允許居住在有主權的巴勒斯坦國邊界。所有這一切在我看來,實在是困難。

非常有趣的是,主曾試圖瓦解企圖分裂的應許之地。第一次是在1936年,這是形成一個州的南部城市海法北雅法,以及山麓的朱迪亞山區,猶太人接受,但阿拉伯人拒絕了,於是他們開始了偉大的總罷工,這一直持續到1939年。第二次是1947年聯合國的計劃,實際上猶太區劃定或定義為一個小池塘,偉大的阿拉伯公園。第三是拉賓與阿拉法特簽署的奧斯陸協議,但這卻完全消失了。日內瓦的協議、貝林的夢想,卻從未實現。現在我們有這個所謂的“和平進展”,這已經持續了相當的一段時間,似乎很清楚,這也結束了。如果巴勒斯坦人不承認以色列為一個猶太國家,我看不到任何可能與巴勒斯坦人的和平。當他們不准安全部隊、軍隊---對駐紮在約旦或看守任何他們的邊界。因為我們對它有一個真正的問題。別忘了,我們曾兩次從阿拉伯領土撤出。我們從黎巴嫩撤出,希望會有和平。我們得到了什麼?真主黨!我們曾經有兩次的戰爭和更多的麻煩來自於真主黨。我們撤出迦薩,得到什麼?沒有!多年來只是導彈和火箭,如雨一般的降在以色列的南部。他們已經掌握亞實基倫了,他們現在獲得的武器將運到特拉維夫。

所以,我們有一個非常嚴重的情況。我覺得很有趣聽到埃雷卡特(Saeb Erekat)的話,他是巴勒斯坦權力機構和平進展的首席談判代表,這就是他所表示,由於在耶路撒冷郵報報導:“與以色列政府的和平談判已經結束,形勢要求巴勒斯坦權力機構做出如何解決巴勒斯坦人的問題。” 他接著說,他帶一個信息給奧巴馬政府,重申巴勒斯坦權力機構拒絕回到談判桌,除非以色列停止在約旦河西岸和東耶路撒冷一切的建築行動。埃雷卡特說,他被邀請到華盛頓,聽取美國新的想法就如何恢復停滯不前的和平談判。他強調,他將不會與以色列在任何形式下進行秘密談判。“與以色列的談判”他說:“已經結束“。本雅明內塔尼亞胡政府試圖廢除所有前幾屆會議和談判的協議。他們想帶我們回到原點。會談已經結束,現在是巴勒斯坦人做出決定的時候。”他說,沒有煞費苦心神。

我並不認為,它可以是一個討價還價的地位...,我認為現在的最新消息是,他在華盛頓遇到困難,他沒有辦法可與目前的以色列政府進行協調。換句話說,除非我們有一個政府在以色列準備接受巴勒斯坦人想要的每一件事情,如此也不會有任何和平。主在他的話中寫得很清楚,多年來我和其他人堅持在神的話語上,一次又一次地經歷這些困難。詩篇 33:9-10,在10和11節:「耶和華使列國的籌算歸於無有,使眾民的思念無有功效。耶和華的籌算永遠立定;他心中的思念萬代常存。」我發現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字,籌算有時被譯為 “思想”,有時翻譯成 “設備”,這意思是指策略的人。上帝說甚麼?他將列國的計謀變為無有,零就是零。他使那些有謀略的人民成為無用的。我們已經一次又一次看到了,現在,我們似乎再見證一次。我想到以賽亞書 8:9-10:“列國的人民哪,任憑你們喧嚷,終必破壞;遠方的眾人哪,當側耳而聽!任憑你們束起腰來,終必破壞;你們束起腰來,終必破壞。” 主說三次終必破壞。 “任憑你們同謀,終歸無有;任憑你們言定,終不成立;因為神與我們同在。”很難完全領會這一點,但它是一個很棒的一句話, “...因為神與我們同在。”這不是說因為不信,反駁和不守法的以色列人無論如何都是可原諒的,它的意思是:主的拯救和救贖是有目的的,祂不會離棄她。祂將繼續勇往直前直到成就為止,不管從多遠的地方來,不管多大的喧嚷,不管他們都為戰爭束腰,耶和華在戰場上,因此我們知道誰會贏。

這撒迦利亞12章是非常有趣的經文,當所有的國家要來攻擊耶路撒冷。撒迦利亞講到有一天所有的國家會來攻擊耶路撒冷,我們看到似乎有點接近了。驚人的是這麼多國家的決定是一致,整個南美國家單方面宣布承認巴勒斯坦國單方面成立在1967年的邊界內,巴西是第一個,這與洪水是否有關連?陸克文Kevin Rudd從英國回來,在英國談論中東局勢,其中也有其他人,在議會聲明以色列需要停止所有定居點的建設,並需要在一星期內履行,他失去了總理的職位...他是從昆士蘭來的。這與水災是否有關連?現在我們有一個公開的無神論者作為澳大利亞的總理。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主已表示,他與他的話和他的目的是無人可以阻攔的。

到目前為止,內塔尼亞胡堅定的站立毫不妥協。他同意在撒馬利亞和猶大地有一個主權的巴勒斯坦國,但它必須有一個附加的條件:它必須沒有軍事,它必須承認以色列作為一個猶太國家,這是巴勒斯坦政府絕對、堅決拒絕的。這一切都引人注目,因為沙地阿拉伯是一個伊斯蘭國家,它不僅不允許穆斯林以外的任何國家在其邊界上,任何阿拉伯人成為基督徒或猶太人是要斬首的,任何幫助他們作如此決定的人也是要斬首的。因此,一個非常有趣的事實是我們有150萬阿拉伯公民住在以色列,沒有人主張他們被攆出,雖然會有一次或兩次,一些野蠻的極端分子已經建議,或許應該有某種形式的土地互換。但事實上,對於他們的醫療服務、教育服務和其他…等等,都是與猶太公民一樣。有趣的是,內塔尼亞胡立場堅定,我們必須為他和那些支持他的人禱告。有一些人嘗試要反抗政府,但到目前為止所有的人都失敗了。這是一個非常脆弱的政府,唯有靠著神的恩典才能持續下去。我們必須祈求神加添內塔尼亞胡力量,我不想為了1000塊金子成為以色列總理,它真是一個可怕的工作。我一直記得大衛本古里安幾年前寫的很有趣的評論,當時我們只有三百萬人口,有人問他:“作為一個以色列總理他像甚麼?”他說:“他像三百萬總理的總理。”讓我們為他禱告,求神加添他力量,使用他來達成祂在這個國家的旨意。

不久的將來以色列會擁有什麼?我不得不說,答案是令人憂慮的:衝突、企圖使以色列非法化,而試圖向聯合國承認巴勒斯坦,越來越多對以色列的離間詭計。總之,在撒迦利亞 12章說到列國將要來攻擊耶路撒冷。現在有些猶太人在美國、英國、法國和以色列本土希望我們應該擬出一些與世界生活方式相宜的計劃:如果他們想要我們放棄部分土地,我們就放棄部分土地;如果他們希望我們與伊斯蘭教和平,我們就尋求與伊斯蘭教實現和平。但如果我們這麼做的話,事實上我們等於是簽署了死刑執行令。當我們從黎巴嫩南部撤出後發生了什麼事,退出迦薩後又發生了甚麼事,巴勒斯坦人的意圖是很清楚的,是沒有和平的。

我有一個巴勒斯坦的朋友,我清楚知道他是友好的巴勒斯坦人,希望有和平。非常有趣的是最近在耶路撒冷的民意調查,約 40%耶路撒冷的阿拉伯居民要留在以色列。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事實。問題是伊斯蘭教的激進分子傳播恐懼,使人都害怕。我記得當我第一次來到以色列,有一些企業家與阿拉伯和以色列合作,我經常好奇的對他們說: 「67年的戰爭之後,你們怎麼做到這一點?”他們說:「我們仍做得很好。」黑手黨是俄國人來到之前, 50%的阿拉伯人和50%的以色列人都相處得很好。因此,它讓你意識到和平相處是可能的,但對於激進伊斯蘭分子是不可能的,哈馬斯和真主黨的憲法也是不可能的,他們要我們死,他們並不準備任何其他條款的談判。基本上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已簽署了死刑令,事實上她為了美國、英國、歐洲聯盟、俄羅斯、自己並其她國家的利益而同意「自殺」。願主幫助以色列的選民不要受欺騙。

在最壞的情況下,當我們問:「以色列不久的將來是甚麼?」就是戰爭!如果和平進展出現阻礙,隨之而來的可能的就是真正的戰爭。伊朗正在悄悄地持續核子計劃。到目前為止除了IEAA的考察和制裁,我不知道還有誰,並沒有做任何事情阻止伊朗完成她的目標。她遵照阿亞圖拉霍梅尼(Ayatollah Khomeini)的教導,說以色列是撒旦,必須要被刪除,伊斯蘭才可以統管整個世界,先是以色列,後是美國。有趣且很明顯的,以色列與西方有一定的聯繫,特別是美國她必須要被剷除,伊斯蘭教才能得到勝利,古蘭經的夢想和理想才能得以實現。這種最壞情況的戰爭可能是與土耳其、伊朗、敘利亞、真主黨和哈馬斯打戰。這將是一個激進的伊斯蘭教戰爭,目的是將以色列消滅並一勞永逸地將她從世界地圖中擦掉。

以色列未來的願景是光榮的,這是拯救和救贖,聖經說了一遍又一遍,彌賽亞要返回到耶路撒冷、所有的地方,而不是在一個伊斯蘭教城市。你能想像彌賽亞要回到伊斯蘭教的城市嗎?絕不是如此!他要返回到耶路撒冷是很清楚記載在撒迦利亞書上:“那一天他的腳必站在橄欖山。”實際上,地理告訴我們那裡是橄欖山?為了防止萬一,我們嘗試用靈意解經,在羅馬或是日內瓦、華盛頓或倫敦或北京、或其他地方。他回到這片土地,因為他有目的要實現。他說:“從今以後你不得再見我,直到你說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baruch ha ba b’shem haAdonai)。這將是一個榮耀的未來。在那些年中,神對以色列的旨意將完全實現,而以色列將成為神對世界最後的見證人,見證彌賽亞,見證神,見證那將要來的榮耀。

最後,我要以4個事件作為結束:

第一、黎巴嫩的危機
幾年前,黎巴嫩總理遇刺身亡,21人死於可怕的爆炸事件。在真主黨主導的內戰,黎巴嫩沒有辦法進行進一步的調查,因此最後他們向聯合國在荷蘭成立一個獨立的法庭。事實上這已經被洩露,我們知道伊朗總統哈梅內伊,驚訝的是他下令暗殺哈里里。我們也知道,敘利亞總統巴希爾阿薩德和他可怕的女婿都參與這一暗殺事件。我們也知道,那其他令人恐懼,著魔的謝赫納斯魯拉領導的真主黨也參與在這事上。他們憤怒地拼命不讓這判決被公開,他們希望撒阿德哈里里,哈里里的兒子停止訴訟,但他拒絕這樣做。現在,他們對他施加壓力說他不同意判決,這實在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伊斯蘭模式,好似是正義和真理的窗口,但是我不知道伊斯蘭世界的這些東西在那裡。有趣的是,哈里里至今仍堅持自己的靴子,我的意思是他在這個事上拒絕讓步,因此,所有8名真主黨的黎巴嫩政府內閣成員總辭職。這使得黎巴嫩政府垮台,造成黎巴嫩的第一個危機。目前,以色列的總參謀長不相信馬上會有困難來,他認為這可能會是在未來的幾個月,但目前不太會發生。不過,這對黎巴嫩人民和以色列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因為真主黨可以做任何一些事情,例如,從這件事情上挪移注意力,發射導彈如雨般地在我們身上或做一些更荒謬的事。大多數的軍事當局和專家都不相信這些會發生,但它其實是一個危險的危機,不僅對黎巴嫩,對以色列也是。

第二、突尼斯危機
這也很有趣,因為它是第一次在阿拉伯土地出現前所未有的人民起義,導致了總統突然逃離到沙特阿拉伯。沙特阿拉伯是一個所有人種的避難所。伊迪阿明,將烏干達的大主教吃了,他真的吃了!他也逃往沙特阿拉伯的吉達,在那裡他與成群的妻妾住在一起,他沒有為沙特阿拉伯說很多。所以在這裡我們有一個很有趣的突尼斯情況,他會發生甚麼事呢?例如:埃及,每一個動亂可能都會在埃及發生。每次埃及大選中都有作弊; 在那裡沒有所謂的為民主。我住在埃及三年,我記得在各種事情公投的99.8%投票支持決議。但是選舉之後,在埃及各地的城市又出現暴動,我心想0.2%的人怎麼可能引起如此的騷亂?顯而易見的,每次在埃及的政務選舉,穆巴拉克獲得 99.6%。這是不可思議的,我們都知道,在埃及的穆斯林兄弟會是哈馬斯的舊名稱(哈馬斯在巴勒斯坦的名字是穆斯林兄弟會),這是在埃及最強、單一的組織。那麼,這個動亂來自突尼斯嗎?它會蔓延到其他阿拉伯國家嗎?我認為,另有一件事在煽動世界。因此,我們必須非常、非常小心注意這情況的進展。

伊朗計劃持續的獲取核子武器,當她這麼做,整個情況,我已經說過多次了,中東將發生戲劇性的變化。

第三、激進伊斯蘭教分子向基督徒的宣戰
這是非常嚴重的,在巴格達,基地組織成員第一次嘗試炸毀巴格達大教堂,有68位基督徒死亡,數百人受傷。亞歷山德里亞的恐怖炸彈事件中,在科普特教堂那裡再次有許多的死傷。其次基地組織呼籲所有「好穆斯林」起來攻擊基督徒。但在這部分,在世界的輿論中並沒加以記錄或報導,但我再給你一個例子,在埃及的火車上:二個科普特基督徒被一名穆斯林槍殺了。住在埃及的我經常看到這樣的事件發生在科普特人的身上。自有伊斯蘭教出現以來,科普特人實在遭受了千年以上的苦楚。

第四、以色列對福音機構和所有彌賽亞信徒不斷增長的壓力
雖然以色列相信宗教信仰的自由,並且給予保護。(你可以在耶路撒冷的本耶胡達,看見各種宗教的活動,有人在傳教講道,甚至有一些人自稱是以利亞,在說預言等….。這些都是被允許的,警察不會把他們抓起帶走。信仰的宗教場所也受到保護 ...),但最近一兩年,福音機構面臨許多的壓力。

在內政部,以利伊沙伊內政部長,他認為有一個神聖的呼召要保護以色列的血統。即使是行政拉比也表示支持。他們相信他們在行使以斯拉和尼希米所作的,在返回巴比倫後,嘗試與異國妻子離婚或有其他許多類似的行為。其結果卻帶來在以色列福音工作上極大的壓力,尤其是在簽證上面。其中有些人已經失去了將近 60%的工作人員,結果被取消簽證,或拒絕續訂,基督徒以色列之友、和平橋樑、埃比尼澤都受到同樣的壓力。這些都是在以色列根基非常穩固的福音工作,但現在卻是在經歷火般的試煉。在以色列議會中並沒有關注這部分,但內政部將這部分歸納於是法律上的問題。

我們需要為所有相信耶穌是彌賽亞的人禱告。畢竟,我們作為猶太人與任何其他人一樣,藉著神的話語明白耶穌是彌賽亞,藉由祂我們找到救恩。在我看來彌賽亞流是一個合法的以色列生活,但內政部和首席拉比並不認為如此。從他們的角度來看是要保護以色列,這是很清楚可以理解的,他們認為他們必須從“混亂行動”和 “異教”中保護以色列。
為以色列禱告!請記住這些話,撒迦利亞3:2,“耶和華向撒但說:撒但哪,耶和華責備你!就是揀選耶路撒冷的耶和華責備你!這不是從火中抽出來的一根柴麼﹖”歸根究底,這場連續的戰爭衝突,是因為主選擇了耶路撒冷,這就是為什麼耶路撒冷是這次整體戰鬥的關鍵,他們可能並不知道這樣的真相!他們已經得到了麥加、羅馬或日內瓦,不過這些對他們而言並不重要,但事實上耶路撒冷的問題是在於她的根源。他們想重新劃分它,他們希望把它奪回,其實他們要的是整個耶路撒冷。我們只能說“耶和華在這場戰鬥中,在這個城市他必要回來!”

蘭伯特事工部 / 蘭斯.蘭伯特



首頁關於CFICGM事工報告講台訊息時勢新聞以色列代禱信今日以斯帖奉獻支持聯絡我們

CFICGM  以色列基督徒之友全球華人事工  ©2010 | 網址:http://www.cficgm.net | FAX: 886-03-4701995 | E-ail:[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