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籲拯救美國”             Nita 重要信息之摘要 2001年10月8日


(註:以下是Nita於今年10月8日晚所傳講之重要信息的摘要,並非逐字逐句的翻譯。)

神正在呼召祂的百姓成為祂的軍隊而為美國爭戰,然而,為要做到這一點,我們所剩時間已經不多了。

雖然我們於1999年就舉辦了第一次“鷹的聚集”(Gathering of the Eagles – GOE),可是於2000年間有一次主耶穌造訪我長達3小時,祂問我是否願意為了美國而舉辦GOE。當時祂告訴我,如果我們忠心而做,美國就會在戰爭來臨之前有極大的復興;但如果我們不忠心而做,則沒有大復興而就有戰爭發生了。最後我總算答應了。從那時開始,我們就在全國各地舉辦“鷹的聚集”,並在很多不可能的情形之下,我們看到了禱告得蒙應允。過去12年來在GOE期間所進行的認罪悔改,奠定了美國目前這個歷史性關鍵時刻。

美國正在進入一場與兇猛獅子(亦即光明會)激烈搏鬥的爭戰,而這場爭戰的勝敗則決定了美國的今後命運。教會尚有機會興起來,藉著禱告而拯救美國,可是所剩時間已經不多了。

首先讓我簡單介紹一些光明會的背景。遠在1776年,一位名叫Adam Weishaupt的人創立了光明會,為首的是Rothschild家族,其主要目的是要建立新世界秩序,也就是世界統一政府,其中則讓敵基督坐王掌權,控制全球的政治和經濟。天主教也參與了這個光明會運動,其終極目標是藉著宗派聯合運動而建立世界統一宗教,也就是聖經啟示錄裏所提及的假先知坐在寶座上統管所有的宗教以及世上所有持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們。

Rothschild家族控制著世界各地的中央銀行,包括美國聯邦儲備(Federal Reserve),這對美國來說並非好事。事實上,我們的憲法從來沒有授權美聯儲印發美鈔。我們的國會如此做,是違反憲法的。根據憲法,我們國家從來不需要向美聯儲借錢,換句話說,因為憲法已經授權國會為自己國家印發美鈔,美國根本不需要向美聯儲負債。光明會之所以想要設立並控制各個國家的中央銀行,乃因為他們想要藉著控制各國的金融系統,並迫使各國向他們借債,以便控制和奴役這些國家。聖經裏就提到負債如同被奴役。

前總統甘乃迪(John F. Kennedy)也曾知道光明會所做的事,並曾警告美國民眾。他也曾試圖取締中央情報局(CIA)和美聯儲,卻因此而被暗殺了。

【以下是甘乃迪總統於1961年4月27日在紐約發表的演講摘錄,題目為“總統與新聞界”,其中談及到秘密社團】

“先生們,女士們,

‘秘密’這個字眼,在我們這個自由開放的社會裡,是相當令人討厭的﹔而我們作為人來說不論從本性上還是歷史上都反對秘密社團,秘密誓盟和秘密行動。很久以前我們就認定,秘密社團的極度隱蔽性遠遠比它的合法性更危險。即使在今天,以模仿其任意的限制性方法來反對一個封閉社會所引起的威脅是沒有多少意義的。即使在今天,如果我們的傳統得不到保存,那麼國家的生存也就沒有什麼價值了。有一個極其可怕的危險是利用政府宣布加強社會安全來強化官方秘密審查至極點。這在我個人的權利范圍內是不許可的,而在我的行政部門裡,沒有任何官員,不論職位高低,文職人員或軍人,沒有人可以將我今晚所說的話當作藉口而審查新聞,扼殺異議,掩蓋我們的錯誤或阻止新聞記者和公眾了解事情真相。

在整個世界周圍我們正遭到一股極其廣泛而又殘忍的陰謀反抗勢力,它乃是依靠秘密行動來擴大其勢力范圍,以滲透代替入侵,以破壞代替選舉,以恐嚇代替自由選擇,以夜間游擊戰代替白日戰爭。這是一個征用了大量人力物力而建立起來的既嚴密又高效率的系統,由軍隊,外交 ,情報,經濟,科學,政黨聯合運作。

他們准備得非常隱蔽,從未被公開報道。他們的惡行總是被掩蓋,不會被傳開。他們的反對者是被封口的,不被看好的。花費不被查問,謠言不被傳開,秘密不被透露。

作為總統,不應該害怕民眾的監督,因為監督來自理解,理解來自支持或反對,而兩者都是必要的。我不是在請求你們報社支持本屆政府,但是我請求你們盡力幫助美國民眾獲得訊息,並警醒他們。只要我們的民眾得到完整的訊息,我則對他們的回應和委身有十足的信心。

我不但不可扼殺你們的爭議,而且我歡迎它。本屆政府打算誠實改錯。曾有一位哲人說過:‘偏差之所以是錯誤,乃因為你拒絕糾正它。’我們會對我們的過錯負責任﹔同時當我們疏忽的時候期望你們來指出。

若是沒有了爭議,沒有了批評,任何政府部門和國家都無法成功運作,共和制也無法存留。這就是為什麼雅典的一位立法議員索隆(Solon)宣稱任何公民在爭議面前退縮就是犯罪。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的新聞記者會受到憲法第一修正案的保護,此乃唯一在美國受到憲法特別保護的行業,其目的不是為了娛樂和消遣,也不是為了強調一些無關緊要的傷感情緒,也不是簡單地為了‘給公眾他們所想要的’,卻是為了告知,警醒,反映,陳述我們的危險和我們的機會,指出我們的危機和我們的選擇,引導,塑造和教育民眾,哪怕有時是憤怒的民眾。

這就意味著要更加廣泛地傳播和評論國際新聞,因為很快地,它不再是遙遠和陌生的了,卻是近在眼前,如同當地新聞一樣。這也意味著要更加注意改進對新聞的理解和傳播。最後,這也意味著各級政府必須履行其義務為你們提供盡可能充分的列於國家安全最窄範圍以外的訊息資料。”

接下來我們要播放一段影片,扼要地報導了一些被隱瞞著的,一般民眾不會知道的訊息。我們WFJM事工機構曾經向一位立場獨立的律師求證過,影片中所提及的三個城市是屬實的,亦即這三個城市實質上分別具有國家主權,獨立體制。看了這段影片,你就會知道為什麼我們國家的首都Washington DC已經不再是美國的一部分了,也會知道其事實真相之屬靈意義。

“這個世界乃是由三個城市管轄的:Washington DC藉著掌控美國及其軍隊而掌控了世界軍事武力;倫敦市掌控了世界的金融;而梵蒂岡(the Vatican City)則掌控了世界的宗教。這三個城市均被稱為城市國家(City States),因為他們是獨立自主的體系,有自己的法律和旗幟。它們其實與自己的所在國無關,也不受其管轄。例如,倫敦市並非英國或大倫敦的一部分;梵蒂岡並非羅馬的一部分,Washington DC也並非美國管轄的一部分。這三個城市就像是連環扣,聯合一起成為隱秘的羅馬帝國統治體系,因此也就成為光明會統治世界的操控機器。”

於1982年,美國和英國之間達成一項秘密協定,使Washington DC成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城市國家,不再是美國的一部分了。此事成真已近30年了,可見我們國家目前的處境有多麼嚴重。試想,我們的首都不再屬於美國,它不再是為了人民,也不歸人民管治,卻不過是光明會屬下的群體機構。

為了幫助你們明白我們國家已經陷入新世界秩序有多深,我想與你們分享幾件事。幾年前神藉著異象告訴我,美國的大學是光明會;美國政府是光明會;美國的司法系統是光明會;美國的最高法院也是光明會。在比利時布魯塞爾(Brussels)的國際清算銀行(Bank of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 – BIS),乃是所有中央銀行的中央銀行,是光明會;世界銀行(World Bank)是光明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 IMF)也是光明會;國內的中央銀行諸如我們自己的聯邦儲備(Federal Reserve)也是光明會。主耶穌告訴我,這些組織並非正在“變為”光明會的一部分,也不僅僅是光明會的工具而已,而實質上他們就是光明會。

我們事工團隊原先並不知道光明會的事情。即便我們於1999年開始了第一次GOE,當時我並不清楚GOE至終會引我們到哪裡去。直到幾年前,我們事工團隊在紐約GOE的預備會禱告並等候神的時候,神就開始給我們一些不同的人名,日期,和事件。我們的一些同工上網查詢,可是我們仍然不明白神告訴我們的是什麼。當我們求問神這一切有何關聯,祂告訴我們這些就是光明會的高層組織架構,而祂要求我們在GOE期間對付它。這就是我們如何開始這項事工的由來。當神給出更多啟示時,我們的同工透過網站或其他出版刊物或書籍,找到可靠性資料來印證。

為什麼我們要擔心光明會呢?那就讓我們來看看光明會的一些計畫吧。

光明會和300人委員會之目標

  1.  建立世界統一政府/新世界秩序,在他們操縱之下設立統一宗教和統一金融系統。這個世界統一政府早在1920年代至1930年代就開始建立它的教會,因為他們意識到人類生來就需要有宗教信仰,而且一定要有一個對象。於是,他們就設立了一個“教會”組織,卻按他們之意願來引導大眾的信仰。
  2.  徹底抹殺各個國家的自主性和民族意識,並以此作為世界統一政府這個理念是否成功的主要標誌。
  3. 除了前面提到的他們自己所創立之宗教,卻要策劃破壞其他宗教,尤其是基督教。
  4. 研發心控術,以便控制人們的心思意念。就像布熱津斯基(美國國家安全顧問Zbignew Brzezinski)所謂的電子技術操作(techonotronics),製造出一些人如同機器人,也製造恐怖系統,其恐怖程度會讓人覺得(前蘇維埃)捷尔任斯基時期之紅色恐怖不過是兒戲而已。
  5.  在他們稱之為“後工業零增長社會”裏,結束所有工業化生產和核能發電。例外的是電腦和服務行業。所剩余的美國工業將被出口國外,例如墨西哥,那裡有著大量的奴隸勞工來源。正如我們在1993年看到的,藉著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簡稱NAFTA)的通過,這已經成為事實了。隨著工業被破壞,在美國被認為不可雇用之人,要麼成為鴉片-海洛因或可卡因吸毒者,或要麼被列在淘汰“過剩人口”的數據中,也就是我們今天所知道的“全球2000報告”。
  6. 鼓勵使用藥物(毒品),並最終使其合法化,也使色情以“藝術形式”廣為接受,最終變為普遍現象。
  7. 使大城市人口減少。(1975-1979年間)波爾布特(Pol Pot)政權在柬埔寨施行大屠殺就是一個嘗試。有趣的是,波爾布特的人口滅絕計畫是由羅馬俱樂部之下的一個研究基金會在美國草擬的,並由美國外交部的一位高級官員托馬斯.恩德斯(Thomas Enders)監督。這個300人委員會企圖扶持波爾布特屠夫們在柬埔寨重新上臺當政。
  8. 壓制一切科學發展,除了那些被光明會認為有利的。特別是針對和平性使用核能。尤其為光明會所痛恨的是核聚變實驗,並被他們及其新聞爪牙大肆聲討和嘲笑。核聚變火炬的研究發展實際上將光明會的觀念 – “有限的天然資源”拋到窗外。如果正當地使用核聚變火炬,就可以利用甚至最普通的物質生產出無限量的能源,如同有著許多尚未開發的自然資源。核聚變火炬用途廣泛,造富人類,乃辺今大眾仍遠遠未能理解透切。
  9. 企圖在先進國家發動有限性戰爭,而在第三世界國家則藉著饑荒和疾病的手段,至2050年要滅絕人口30億,主要是他們所認為的“無用之食客”。300委員會(光明會)委派賽勒斯.萬斯(Cyrus Vance)撰寫一篇文章關於如何實現這個人口滅絕計畫。這篇文章題為“全球2000報告”,曾被前總統詹姆斯.卡特(James Earl Carter)和前國務卿埃德溫.馬斯基(Edwin Muskie)代表美國政府接受並批准。根據“全球2000報告”,至2050年美國人口將要減少一億。
  10. 削弱民族的道德力量,並造成大規模失業,以致勞工階級士氣低落。隨著羅馬俱樂部引入“後工業零增長”政策而使就業機會大為縮減,而這樣的情形則促使士氣低落和沮喪的工人轉而去酗酒和吸毒,從中尋求慰籍。透過搖滾音樂和誘惑吸毒,鼓勵社會上的青年抗議現狀,從而削弱家庭,並最終拆毀家庭。在這方面,300人委員會委託塔維斯托克(Tavistock)研究所準備一份如何實現這一目標的藍圖。塔維斯托克研究所則指示斯坦福研究所(Stanford Research)進行這項研究,由威利斯.哈曼(Willis Harmon)教授主持。這項研究後來被稱為“阿奎理安密謀”(Aquarian Conspiracy,又稱“寶瓶密謀”)。
  11. 阻攔民眾決定自己的命運,而所采用的手段則是製造接二連三的危機,然後又急於處理這些危機,藉此使民眾困惑而且情緒低落,到了一個程度要面對太多的選擇,以致大部分民眾變得冷漠。如今在美國,已經設立了一個緊急援救機構,名稱為“聯邦緊急事務管理署”(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 – FEMA)。
  12. 引進新的邪教組織,並且繼續助長那些已在運作的,包括搖滾樂幫派例如滾石樂隊(Rolling Stones,非常得到歐洲黑色貴族的青睞),以及塔維斯托克研究所(Tavistock)創立的所有搖滾樂隊,從披頭四樂隊(The Beatles)開始。
  13. 繼續助長由英國東印度公司所雇用的達秘(John Nelson Darby)發起的基督教基要派異端。這是要假借“神的選民”這個神秘學說與猶太人認同,也透過巨額捐款,以他們錯誤認為是基督教基要派的信仰作理由,推動以色列成為猶太複國主義國家。
  14. 強力推動邪教異端的傳播,例如穆斯林弟兄會(Moslem Brotherhood),穆斯林基要派(Moslem Fundamentalism),錫克族(The Sikhs),以及Jim Jones和“Son of Sam”之類的心控術。值得一提的是,已故的霍梅尼(Khomeini)是英國軍事情報6處一手塑造起來的。這項工作的詳細過程也顯明了美國政府怎樣一步一步地將霍梅尼捧上臺。
  15. 以傳揚“宗教解放”的理念來削弱世界各地現有的宗教,尤其是基督教。起先,是以“耶穌會解放神學”作旗號,結束了尼加拉瓜(Nicaragua)的索摩查(Somoza)家族統治,也以同樣的旗號拆毀了薩爾瓦多(El Salvador),使其陷入辺今已經25年的內戰。哥斯達黎加(Costa Rica)和洪都拉斯(Honduras)亦被捲入由耶穌會所煽動起來的革命運動。其中一個熱衷於所謂“解放神學”的團體,乃是支持共產黨的Maryknoll Mission(瑪利諾外方傳教會,亦稱美國天主教外方傳教會)。幾年前,有4位號稱Maryknoll的修女在薩爾瓦多被謀殺,當地媒體大肆宣傳,引起了民眾的關注。這4位修女其實是共產黨的顛覆分子,她們的活動被薩爾瓦多政府廣泛記錄。可是,美國的報社和新聞媒體卻拒絕對此作任何詳細報導,儘管薩爾瓦多政府已經擁有大量文件記錄了Maryknoll Mission在該國的活動。(Maryknoll Mission在許多國家從事活動,並在將共產主義引入羅得西亞(Rhodesia),莫桑比克(Mozambique),安哥拉(Angola)和南非(South Africa)一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16. 造成全球範圍經濟崩潰,從而導致全面政治混亂。
  17. 掌控美國所有的外交和內政政策。
  18. 全力支持國際性組織,例如聯合國(United Nations),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國際清算銀行(BIS)和國際法庭,卻竭盡所能使地方機構失去功能,漸漸地將其置於聯合國的管治之下。
  19. 滲透並顛覆所有的政府,從這些政府內部著手而破壞其國家的主權和完整。
  20. 建立全球性恐怖組織,而每當有恐怖事件發生時,則與恐怖分子談判。就像當年紅軍綁架了莫羅總理(Moro)和多齊爾將軍(Dozier)時,是貝蒂諾.克拉克西(Bettino Craxi)勸說意大利政府和美國政府與那些綁架者談判的。多齊爾將軍曾被勒令不准吐露實情,如果他不保持沉默,毫無疑問地,就會像某某人的下場…,就像基辛格處理阿爾多莫羅(Aldo Moro),阿里布托(Ali Bhutto)和齊亞哈克將軍(Ziaul Haq)一樣。
  21. 接管美國的教育系統,而至終意圖和目的是為要完全毀掉它。到了1993年,這項政策的全面果效漸趨明顯。當開始在中小學教導注重果效(Outcome Based Education – OBE)的時候,就更具毀壞性了。
  22. 許多人問我,為什麼神容許這麼大的邪惡勢力蔓延世界各地?答案乃在利未記10章1-11節。那是因為神的祭司,也就是當今的傳道人和代禱者,並不純潔。教會也不純潔,沒有分別為聖,卻陷於拜偶像,誹謗,論斷批評,虐待人,姦淫,墮胎等等。如果教會不是神的祭司,那麼誰是呢?因著教會不穩定,世界也就不穩定。而當教會冷漠而無動於衷時,敵基督的勢力就得逞,正要極力在這個國家取消基督教。

    美國已經無法靠自己的力量來擺脫這些混亂,因為我們國家已經陷入光明會中太深太久了。兩年前,神藉著一個異象向我解釋,一個國家若陷入光明會,會有三個層面。第一層面是最淺表的,而第三層面則是最深的。美國則已經陷入第三層面很久了。

    大約20年前,我作了一次連續40天只喝清水的禁食禱告,求問神一件事:“當敵基督出來掌權時,美國將如何?” 今年8月6日,神終於回答了這個問題。祂說:“ 趁著現在還有一點時間,你一定要將美國從光明會的手中搶奪出來。”我意識到聖經並沒有說美國必會是新世界秩序的一部分。另外,啟示錄6章7-8節提到灰馬將死亡帶給世上四分之一人口,而問題是,“美國算是這四分之一人口中的一部分,臣服於敵基督的管轄之下嗎?”(神暗示美國沒有必要成為這四分之一人口中的一部分)

    神給美國一個命定,可是仇敵卻要扭曲神對我們國家所定意的期望。美國正處於即將跌落深坑 - 地獄深坑的邊緣,也許從此一崛不振,不再興起。在此關鍵時刻,如果我們繼續目前的走向,美國就會淪為第三世界國家,遭受暴政的挾制和統治。可是從另一方面來說,因著神對美國的憐憫和慈愛,祂為我們開闢了另一條希望之路。如果我們肯讓神的旨意行在美國,那麼我們國家至終會有機會得以重建。雖然美國必會進入一段時期接受從神來的嚴厲管教和糾正,而且其嚴厲程度是我們這代人從未見過或經歷過的,可是在接受了嚴厲管教之後的美國,其前景如何則取決於教會是否興起而為國家禱告。神建造美國有兩個目的:首先,要使美國成為眾國之父,並要保護以色列;其次,要使美國成為末世時其他不願意接受敵基督管轄的眾國之避難所。若要達成此意,教會就非得興起來禱告不可。

    我們國家正處於懸崖邊緣,我們要麼從一邊掉落谷底,萬劫不復;要麼轉向另一邊,讓神復興美國,回歸神所給美國的命定。機會之門即將關閉,而一旦關上就再也沒有出路了。神正在呼召祂的百姓加入祂的大能軍隊為美國爭戰,而我們所剩時間已不多了。我們需要興起大批代禱者,成立禱告網,禱告,禱告,再禱告!

    我們的事工是要教導代禱者如何禱告,而前提則是代禱者得有受教之心才行。我們的目標是要興起100位“鷹”領袖,在美國各地建立禱告小組,帶領當地的代禱者。我們準備建立禱告學校,並在各地開設禱告培訓班,訓練栽培代禱勇士。此時正是祭司必須因應而起的時刻,因為時間非常緊迫。我們每個人都必須叩心自問:“我該當何做來拯救美國?” 
網頁文章 網頁文章

首頁關於CFICGM事工報告講台訊息時勢新聞以色列代禱信今日以斯帖奉獻支持聯絡我們

CFICGM  以色列基督徒之友全球華人事工  ©2010 | 網址:http://www.cficgm.net | FAX: 886-03-4701995 | E-ail:[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