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守望者的代禱信               201112/猶太年5772

 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代下 7: 14)
 
 
憐憫直到千代

現在,上帝已經將外邦人帶進救贖的恩典中,許多人認為神與以色列所立的“約”已經結束。這種理性的思考模式從初代教會歷史就已經有了於是早期教會想出一個學說,這樣的學說有時也被稱之為懲罰性的替代神學就是將自己看作是真以色列學說。因為她的罪,特土良(公元150-230年)說:以色列已經與神離婚了。克萊門特的亞歷山德里亞在大約 195年寫說:以色列否認主,因而喪失了真正以色列的立場。賈斯汀烈士(.公元150年)的話也經常被引用。杰弗裡希克作家說:根據賈斯汀,神對以色列列祖的承諾已不適用於猶太人,神已經將這些應許給了基督徒... ...特別是外邦的基督徒。

教堂的神父在講這種訊息時忽略了一個事實,那就是神與以色列所立的約是“一個永久的約。猶太教教士約其珥埃克斯坦Yechiel Eckstein(國際基督徒和猶太人團契主席)無疑的是完全正確的,他在努力對抗替代神學時,從申命記引用了此經文【所以,你要知道耶和華你的 神,祂是 神,是信實的 神;向愛祂、守祂誡命的人守約,施慈愛,直到千代。】(申7:9)。另一段經文,上帝說【若是祂立的白日黑夜的約不能存住,祂就必棄絕與以色列所立的約。】(耶33:25-26
 
我們有權利反對替代神學、有權利為核心的信仰奮戰,替代神學它將整本聖經中所有給以色列的應許與祝福轉移給教會。然而,許多基督教領袖可能不知道,在各種有趣的矛盾下,教父們同樣的也相信有一天所有的以色列人必要得救的日子也將會來到!如馬克卡梅倫指出,「教父時代的神學家之間,猶太人的未來救贖將與舊約預言和保羅在羅馬書1157節關於以色列的話成為一致。」例如,賈斯汀烈士說及按照撒迦利亞的預言以色列支派將會被聚集並要恢復。(邁克爾瓦拉幾所著在教父時代以色列的教會教義)。

針對替代神學新約也有教導,以色列總有一天會知道她的彌賽亞的新約經文。使徒保羅寫道【我且說,神棄絕了祂的百姓麼﹖斷乎沒有!因為我也是以色列人,亞伯拉罕的後裔,屬便雅憫支派的。】(羅書11:1)。【於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 ...】(羅11:26)。
 
²   禱告信徒被蒙蔽的雙眼能被開啟知道聖經並沒有教導那些替代神學的謬論。
²   禱告外邦的信徒能如保羅所描述的,能有一個可以挑旺猶太人民對福音的準備(羅11:11
²   禱告神能加速讓祂的百姓看到自己錯誤生活的模式,回轉祂們的心歸向彌賽亞(亞12:10
 
 
等待、等待、等待......當敵人已經武裝的時候
最近關於以色列與伊朗的核武問題中絕對有很多次的會談,但會談的結果卻顯得十分粗糙。最近很多的宣傳似乎也蒙騙世界。在以色列人中說以色列國防軍和空軍會攻擊伊朗;在西方,我們在敵人的圈套中喘息,可以想見德黑蘭核武的威脅實際上是會實現的。不過,以色列仍在等待... ...等待。

最近Debkafile文章提到以色列可以等候伊朗制裁的實施... ...」,在另一篇文章則說:伊朗在20124月將有5個核彈。因此,以色列會怎麼做呢?不,真正的問題是以色列能做甚麼?在未來的日子,伊拉克的奧西拉克核反應堆不但活躍且強大,幾乎可以準確無誤的威脅像以色列這樣的小國。2007年對敘利亞的核反應堆的類似攻擊進行得很順利。但現在... ...我會搖搖頭,因為在我下筆寫出可是現在 ... ...」的同時,以色列正受到敵人導彈和火箭的環伺,就好是標靶的紅心一樣,即使美國與沙地阿拉伯的每一個人都警告說要避開對伊朗發動攻擊... ...從人的角度來看,以色列所處的位置,似乎是令人難以想像、無法辦到的。
 
那麼當“微不足道的德黑蘭獨裁者”向世界斷言要將以色列從地圖上抹去,為什麼全世界對以色列發出警告,不要涉及它惡毒的武器呢?可以肯定的是世人對以色列的存亡並不在乎。當然、歐洲如此、美國總統也是如此。唯有天上的父神是真正關心他所立永約的以色列,為什麼祂一直保持對以色列的沉默,想必有祂的原因。現在的情況似乎好像當年的基甸,祂只要300人上去攻打米甸人;也或許是當約沙法去面對強大的敵人時,被告知要以詩歌讚美耶和華說:「當稱謝耶和華,因祂的慈愛永遠長存!」,而不是打杖的人(還有其祂的例子),因為耶和華神的名要被稱頌。
 
基本上,今天的以色列後面有法老軍隊的追兵,前面有紅海。塞西爾德米爾電影中的法老輕蔑地說:「摩西的神是一個可憐的上將。」但法老很快就改變他原有誇大的口氣。我相信同樣的在今天,以色列除了轉向神以外,是沒有其他的出路。相信從大屠殺灰燼中將以色列國生產出來的神,必定在這危機的時刻也必不撇棄她。
 
耶和華對你們如此說:不要因這大軍恐懼驚惶;因為勝敗不在乎你們,乃在乎神…猶大和耶路撒冷人哪,這次你們不要爭戰,要擺陣站著,看耶和華為你們施行拯救。”(代下 20: 15,17)
 
²   讚美神的慈愛,因為祂應許必不放棄祂的孩子。
²   感謝神救贖將由以色列的彌賽亞來到。
²   繼續懇求神,祂既不打盹,也不睡覺,必會留心觀看祂手中的工作。
 
“阿拉伯的破裂”有助於回教王朝戲劇性的重返 

作為一個領導者竟天真合理的以為他們所做的是在震動重整伊斯蘭世界?!美國的領導人同樣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甚至,有時我也覺得一些歐洲領導人並不真正關心他們在做什麼。但是!激進的伊斯蘭教徒卻在暗處窺視籌謀。穆斯林建造清真寺,侵入社區要求權利,用大規模的祈禱會來堵塞街頭,並誓言他們將“接管”世界。我們為何不相信他們呢?
 
針對伊斯蘭教這種大規模佔據街頭祈禱會的形勢,西方國家沒有採取明確的計劃遏止,其中的原因之一是因為西方國家的領導人都堅信,這【只不過是一種宗教】。他們認為“劫持”事件也只不過是少數的激進分子而已,除此以外這原本是個平靜的宗教。至今來看若不是結果會如此悲慘的話,這樣的觀點就只是一個笑話而已。
 
一個從黎巴嫩來的基督徒女士碧姬加布里埃爾Brigitte Gabriel,寫了兩本有關伊斯蘭的書:因為他們恨,他們必須要被停止。有人閱讀它嗎?甚至如果他們讀它,他們真的能夠理解嗎?也許他們正處在帖撒羅尼迦後書2:11的咒詛之下【故此,神就給他們一個生發錯誤的心,叫他們信從虛謊... ...

一些在美國的人對這情況有所警惕。許多人擔心,美國的末日已經來到,但希望它不會是明天或後天,甚至明年。我自己的觀點是神會使用“迦勒底人”來審判西方,或許更確切地說,在這種情況下,神要藉穆斯林來懲罰西方。
 
對以色列而言,這一切的重點她再一次的被包圍住。當然,在中東有基督徒因著許多的逼迫,他們成群結伴的遷離。據我所知,目前只有埃及仍然有相當多的基督徒(科普特人),不過他們也發現到幾乎不可能過他們平日正常的生活。
 
現在只剩下以色列來對付伊斯蘭的激進的好戰份子。當然也有些是和平的穆斯林(我個人認識幾個像這樣的人),但多數的穆斯林是依靠暴力來解決問題的,至終,除非他們被主耶穌得著,否則他們仍將服從可蘭經

中東的革命有一個最終的目的(無論個別示威者是否意識到這一點),就是夷平競爭的環境,使新的回教王朝興起(這是否是“獸”的啟示呢?)。那麼,誰將會是新的蘇丹呢?毫無疑問的,幾個競爭者:埃爾多安、阿亞圖拉哈梅內伊、內賈德和其他(有人甚至建議美國總統奧巴馬!)。
 
如果新的回教王朝興起,他們第一個命令就是要打擊以色列。到那個時候,西方列強可能也將同流合汙了。屆時微小的以色列將被孤立,除了呼籲神以外,沒有其他選擇。但!我相信他們會呼籲神的。

²   禱告西方的領導者、所有居民看清事實------在為時已晚之前被喚醒過來。

²   禱告神使我們知道在危難中是誰與我們同行,我們需要記取每一次的教訓,在經歷每一次的教訓時都要,學習更親近神與神同行。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 ...(23:4)
 
 
In Messiah,
 
Lonnie C. Mings
CFICGM編譯